莱万9分钟5球一中国女大学生私奔异国产女称:后

来源:黑白体育/泗县/黑白体育 发布时间:2022-01-05 11:10

西风东渐,洋味飘入古老的中国,异国浓郁的风情,令少女们心生向往。人心思变的80年代初,跨国恋情成了时代的新风尚,一部分女人们带着求学、发财、恋情的美好愿望,离开了祖国母亲,踏上了异国之土,然而,那未知的远方,就真的比家好吗?

今天,将为大家讲述一例发生在80年代的真人真事,由于当事人不愿意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,这里将以“蕊”为代称,希望能在不伤害当事人感情的前提下,又能以此文让更多的人了解她的经历,从中得到感悟。

蕊,中国的一个女大学生。

蕊,对笔者而言,绝对称得上是一个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她年轻漂亮,长相甜美,喜爱艺术,尤其喜爱绘画,对水粉的喜爱近乎偏执。只要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,一个女孩儿如果执着于一种艺术时,她身上就会散发出一种令人难以拒绝的吸引力,令人心生喜爱,却又感到触不可及。

蕊的家庭很好,军人世家,她的父亲是一位住在杭州的南下干部,生活圈子非常干净,平时走动的人除了军队里的人,便是来自的地方的北方人。

父亲在蕊的心中是一位英雄,事实上他也是一位英雄,在他的身体当中,还留着孟良崮战役的残存的弹片,彰显着他作为军人的荣耀。在父亲的影响下,蕊的哥哥们也都成为了优秀的军人,蕊虽然没有进军营,但父亲那份征战沙场的英雄气概,令她十分着迷。

与父亲不同,蕊的母亲是一个出自绅士之家,参军时是青年学生,相比于父亲而言,身上的书香气更浓郁一些,蕊不喜欢母亲的这种气质,认为她是“小市民”,没有轰轰烈烈的人生。

蕊读大三的时候,在学校表现非常优秀,因为她活泼开朗的性格,加上能歌善舞的天赋,很快就接任了校学生会的宣传部部长。蕊的性格像爸爸更多一些,她的性格更喜欢展示自己,在学生会组织的“金秋篝火晚会”上,她亲自担任了主持人,通过落落大方的举止和成熟干练的控场技巧,让参会的同学们对她印象颇深,那一席牛仔劲装,更是吸引了无数男生的仰慕。

西风东渐,洋味飘入古老的中国,异国浓郁的风情,令少女们心生向往。人心思变的80年代初,跨国恋情成了时代的新风尚,一部分女人们带着求学、发财、恋情的美好愿望,离开了祖国母亲,踏上了异国之土,然而,那未知的远方,就真的比家好吗?

今天,将为大家讲述一例发生在80年代的真人真事,由于当事人不愿意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,这里将以“蕊”为代称,希望能在不伤害当事人感情的前提下,又能以此文让更多的人了解她的经历,从中得到感悟。

蕊,中国的一个女大学生。

蕊,对笔者而言,绝对称得上是一个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她年轻漂亮,长相甜美,喜爱艺术,尤其喜爱绘画,对水粉的喜爱近乎偏执。只要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,一个女孩儿如果执着于一种艺术时,她身上就会散发出一种令人难以拒绝的吸引力,令人心生喜爱,却又感到触不可及。

蕊的家庭很好,军人世家,她的父亲是一位住在杭州的南下干部,生活圈子非常干净,平时走动的人除了军队里的人,便是来自的地方的北方人。

父亲在蕊的心中是一位英雄,事实上他也是一位英雄,在他的身体当中,还留着孟良崮战役的残存的弹片,彰显着他作为军人的荣耀。在父亲的影响下,蕊的哥哥们也都成为了优秀的军人,蕊虽然没有进军营,但父亲那份征战沙场的英雄气概,令她十分着迷。

与父亲不同,蕊的母亲是一个出自绅士之家,参军时是青年学生,相比于父亲而言,身上的书香气更浓郁一些,蕊不喜欢母亲的这种气质,认为她是“小市民”,没有轰轰烈烈的人生。

蕊读大三的时候,在学校表现非常优秀,因为她活泼开朗的性格,加上能歌善舞的天赋,很快就接任了校学生会的宣传部部长。蕊的性格像爸爸更多一些,她的性格更喜欢展示自己,在学生会组织的“金秋篝火晚会”上,她亲自担任了主持人,通过落落大方的举止和成熟干练的控场技巧,让参会的同学们对她印象颇深,那一席牛仔劲装,更是吸引了无数男生的仰慕。

关于蕊未来的恋情,父母有无数种设想,她会嫁给一个文质彬彬的优质男士,已经成为父母颇为欣慰的事情,同学们也都有自己的猜测,不知道这朵艳丽芳华的娇滴滴的玫瑰,最终会花落谁家呢?

蕊的专业是水粉,在绘画领域中属于一个小众门类,同学们则更多的选择了油画、国画等热门方向,她虽然觉得孤独,却不愿意放弃水粉。一天,她正在学校的画室里作画,突然有一个男生向她打招呼:“嗨,你好。”

蕊抬头望去,向她打招呼的人是一个南亚人,嘴上还留着一个小胡子。没等蕊开口说话,他又继续说道:“我叫库迦·穆罕穆德。”

库迦是一个巴基斯坦人,有着浅褐色的皮肤,却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,蕊对库迦的第一印象还不错,以为他是北京某所大学的留学生,见到他跟自己打招呼,便礼貌的站起身来,举起手摆了摆,算是回应。

直到此刻,蕊才惊讶地发现,有着一米七二身高的她,站直了身体也仅仅到了库迦的肩下位置。他的眼窝很深邃,眸子纯净如水,蔚蓝色更增添了一抹神秘,这是蕊第一次如此认真地审视一个男人,在此之前,她的心中一直都是父亲和哥哥的形象,其他男人很难在她的眼前留下任何印象。

在她的生命中,自己一直都属于焦点,她才是别人仰视的对象,如此近距离地被一个男人直视,她有些不知所措,用她被采访时的话来说,“就像遭了电击”。褐色皮肤,蔚蓝的眼睛,风趣的小胡子,这一切都让她喜欢,就像是在欣赏一幅包含了乡村、太阳、草垛的水粉画,让人感到温暖。

库迦蹲下身子,看了看她的画板,问道:“你在画什么?”

听到库迦的问话,蕊没有回答,她当时想了什么,做了什么,她都有些记不清了,后来她在回忆的时候,那一段时间的真实记忆已经想不起来了,她就是感觉,当时她和库迦一起坐在草地上,库迦向她求婚,然后二人一起翻越尼泊尔山,一路浪漫的来到异国他乡,当然,这些内容明显是她当时脑海中的错觉。

蕊看着库迦棱角分明的脸庞,已经无法开口说话了,她恋爱了。曾经最讨厌浓妆艳抹的蕊,也开始尝试着化一些淡妆,曾经从来不屑于照镜子的蕊,每次出门也会在镜子前反复审视了。

妈妈还在她牛仔装的兜里,发现了一个小圆镜子,妈妈作为一个“过来人”,自然对蕊反常的表现有所注意,她赶紧去问父亲,蕊是不是恋爱了?

蕊与库迦的恋情很快就“真相大白”,家人却对蕊的这段恋情极为抵触,尤其是身为军人的父亲,大为恼怒,对蕊的选择无法理解。

原来,蕊的家人得知她与库迦恋爱后,出于对她的关心, 暗中对库迦进行了打探,结果发现,库迦虽然普通话说得不错,但他并不是北京某大学的留学生,只是一个来自巴基斯坦的流浪汉,称之为南亚盲流也不为过。

库迦其实就是一个典型的非法入境者,曾经多次被追赶遣送,但他却不以为耻,这边刚被轰走,那边又死皮赖脸的偷偷跑回来,一直以来,他打定了一个主意,就是要赖在中国生活,在广州、杭州、兰州等地乱窜。

流浪汉库迦骗吃骗喝那一套,欺骗蕊还可以,面对蕊的父亲和哥哥们,他的办法可就不灵了,得知自己对在蕊这里骗吃骗喝的伎俩被识破后,他不敢继续久留,哪里还管得了蕊的感受,一个人偷偷逃到了深圳,在那里的一家酒店靠打工为生。

深圳的这家酒店,库迦并不陌生,他原来多次在这个酒店打工,这里聚集了一大群巴基斯坦流浪汉,对于库迦而言,或许有着如鱼得水的感觉。

库迦逃走了,蕊却因为对这份爱情的坚持激怒了父亲和大哥,他们是铁一般的军人,最在乎的就是荣誉,而蕊的行为,令他们觉得蒙羞。蕊的死不悔改让父亲和大哥很失望,父亲一直在楼上默不作声,大哥则坐在蕊的对面一脸严肃,大有山呼海啸之前的宁静之感。过了好一会儿,怒极的大哥突然站起身来,没有说一句话,打了蕊一个耳光,然后转身离开了家,回军营去了。

父亲面对倔强的女儿,显然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,见大儿子离开了,就让老二老三将蕊关到她的房间里,不许她离开家门,防止她再和那个叫库迦的盲流混在一起。二哥三哥不敢忤逆父亲的命令,将大声呼喊的蕊关进了屋子中。

亲人“怒其不争”、“恨铁不成钢”的心情,蕊一点也没理解,嚎啕大哭的蕊,满脑子都是她的浪漫爱情,全然不顾在门外哭了一整夜的母亲,心里想的全是她的情人库迦,她恨得破墙而出,去追寻库迦而去,她以为这是她对爱情的坚贞。

蕊被关在家第四天的午夜时分,她终于下定决心逃离,破窗而逃的她,早已经算准了父亲和哥哥们会搜寻她,为了不让他们找到,蕊只身一人进入了沂蒙山区。她知道,父亲的前妻,也就是大哥的生母住在那里,她此次进入沂蒙山区,目的就是为了藏到大娘的家中。

蕊真是一个傻姑娘,她只考虑到如何躲避家人的寻找,却不知道,父亲和三个哥哥四处寻找她却找不到,心中有多么焦急、多么后悔、又多么生气啊!

一个星期以后,再次与蕊取得联系的库迦,从深圳风尘仆仆地赶到徐州,早已在那里等待的蕊,如愿以偿地与库迦走在一起。这一次,她已经下定决心,要与库迦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情,就像他们刚见面时所幻想的那样,携手库迦,远走异国。

蕊说出了自己要与库迦一起远走巴基斯坦的想法,得到了库迦的同意,瑞甚至已经计划好了去往巴基斯坦的行程,她决定与库迦经藏北高原、朝拜圣地拉萨,再由克什米尔山谷,进入巴基斯坦。

不得不说,如果这是一场旅游,蕊规划的确实是一条浪漫的路线,但对于身无分文的库迦和蕊而言,这条路并不“浪漫”,这条预计要走上半年的路线,他们想要顺利抵达巴基斯坦,就只能选择一边打工,一边流浪。蕊面对艰难的行程,却并未感到沮丧,反而觉得这样的人生经历非常浪漫。

她已经忘了自己的身份,忘了这半年时间如果她如果守在学校里,就可以顺利毕业,拿到大学的毕业证。她也忘了,当年她刚刚拿到这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时,整整几夜都激动得睡不着。此刻,她如同着了魔一般的跟着库迦走,哪怕放弃家人也在所不惜。

同年九月,蕊和库迦经过艰难的路程,终于抵达巴基斯坦的北部山区。蕊抬眼望去,映入眼帘的是冰雪覆盖的山峰,风景如画的森林,还有世界上最大的冰川群在太阳光下闪烁着蓝色的耀眼光芒。这一切,都让蕊觉得不虚此行。

库迦的家处于巴基斯坦最小的省份西北边境,他们想要回到库迦的老家,还要从北部山区穿越整个东巴,才能回到那里,怀揣着美好愿景的蕊,早已经习惯了流浪的生活,这些美景让她忘记了苦痛。

库迦的母亲是一个寡言的帕坦老妇人,头上总是缠着一条可以拖到脚跟的长围巾,当地人称之为杜帕达。

她从来不和蕊说话,即便是家中只有她们二人的时候,也是如此。虽然库迦母亲说的话蕊听不懂,但从她与库迦说话时的表情和语气来看,蕊能清晰地感受到她并不喜欢自己。

蕊在这里正式嫁给了库迦,却没有蕊一直盼望的婚礼,她到了巴基斯坦才知道,那种令她心生向往的异族风情的婚礼,是需要钱来支撑的,而库迦的家里非常穷困,她的婚礼甚至连一桌像样的酒席都没有。

库迦的家里,除了库迦以外还有三个哥哥和一个妹妹,其中大哥在外务工,二哥、三哥和妹妹在家里一起生活。二哥有残疾,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偶尔到镇上打造一些铁瓢铜瓢去卖,也只够换来一些玉米而已。

库迦的妹妹已经26岁了,仍然生活在家中,她为什么还不出嫁呢?因为在当地,女子想要出嫁需要丰厚的嫁妆才行,男子对嫁妆的挑剔,远远大于对女人本身的挑剔,因为库迦的家里很穷,也就造成了男人可以取四个妻子的地方,库迦的妹妹却嫁不出去的奇怪现象。

已经怀孕的蕊,在库迦的家中逐渐失去了浪漫的感觉,在这个语言不通的异国他乡,她一刻都没有脱离过饥饿的感觉,而且,这里没有电视、广播、音乐,即便是书籍也没有,至于她心爱的画笔,那就更不敢奢望了。

在这个异常简陋的家中,蕊走在院子里也只能看到一片单调的土黄色,用泥和土坯垒砌的房屋,她再也感受不到半点温暖的感觉,家里的每个人都只顾着自己的生活,没人回拿正眼看她一下,哪怕她怀着身孕。夜深的时候,强烈的孤独感一阵阵袭来,蕊有些后悔,后悔自己离开中国,她问自己:“我万里迢迢地到这里来干什么呢?”

蕊不知道的是,她感到的一切不适,只是刚刚开始,更多的窘迫还在后面等着她呢。

不同的地域自然有不同的习俗,伊斯兰的习俗,吃饭只能用手抓着吃,而且不能用左手,左手被视为不洁。蕊入乡随俗自然没有问题,问题在于她是天生的左撇子,虽然她已经极力克制,但20多年的生活习惯,哪里是短时间内能改过来的呢?所以,她经常会不自主地使用左手吃饭,因此遭到库迦的辱骂,并让她去河边顶水,作为她犯错的惩罚。

根据当地伊斯兰教的习俗,一个男人可以娶四个妻子,而女人只要有一次行为不检,就要被卖到外族,并当众对这个女子做出处罚,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巨大差距,在这样的习俗中,不言而喻。

最让蕊感到屈辱的是,库迦不在家的晚上,那个瘸腿的二哥曾试图不轨,吓得蕊疯狂大喊大叫,即便如此,她也不敢将此事传出去,因为根据当地的习俗,受罪的只会是她自己。蕊一个人蜷缩在房间里大哭的时候,她从未如此强烈的思念过中国,她多想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,多想回到自己温馨的家庭啊。

街市上牛粪马粪的味道,令人窒息的扬尘,还有那叮当作响的铁器敲打的声音,无一不让蕊感到心烦,这些令人讨厌的因素,组成的贫瘠落魄画面,让她一刻也不愿意多停留,可惜她即将临盆,哪也去不了。

最让她气愤的是,就在她最无奈的时刻,库迦却找到她,声称自己受不了家乡的生活环境,他甚至都等不了蕊生下孩子,就打算一个人先返回中国生活。库迦的话彻底激怒了蕊,在这一刻,蕊将心中压抑的所有不快全都发泄了出来,她大声咒骂库迦,旁若无人地哭喊,吓得家里的婆婆和小姑全都躲在了门后。

那一次如泼妇一般的行为,就像是打开了蕊的一扇门,让她完全变了一个人,曾经在她身上特有的气质荡然无存,看到蓬头垢面,脏话连篇的蕊,你根本想象不到她曾经是舞台上的焦点,是家中的乖乖女,是高等艺术院校中的在读生。

就在此时,蕊生下了一个女儿,一家人都非常开心,蕊按照中国的习惯给她取名叫“囡囡”,至于库迦家人为她取的名字,她不叫也记不住。坐月子的女人食量大增,在中国一般都会得到细心的照顾,家里好吃的东西都会拿出来给孕妇吃,但蕊在库迦的家中根本不指望得到温暖,她已经想好了,想要生活好起来,一切只能靠自己。

饥饿在半夜袭来,蕊饿得睡不着觉,在这个夜晚,她决定不再忍受。蕊悄悄来到厨房,偷偷来到三嫂的厨房,偷吃掉两个鸡蛋,心满意足地回到卧室继续睡觉。次日清晨,发现鸡蛋被偷吃的三嫂破口大骂,蕊也不生气,继续在三嫂的打骂声中心安理得地睡大觉。

时间过得飞快,库迦弃他而去已经一年有余,蕊在这里生活全靠她自己,此时的她已经和刚来时大不相同,她不会再鄙夷喜欢偷偷摸摸的三嫂,因为她如今也活成了像她一样的人。

每次有装满菜的马车从门前驶过,蕊就会向三嫂以及其他住在那里的女性一样,立刻从门口的高坡上飞奔而下,在马车上抓一把蔬菜再迅速的跑回来。或者,她会穿着一个宽松的大袍子,学着三嫂的样子,到市场上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菜,将这些菜放到宽大的袍子中带回家,市场里对这样的事情早已司空见惯,也没人会阻止她,她就靠着这些偷来的菜糊口,带着囡囡艰难度日。蕊后来根据这段经历总结了一句话:“吃,是生命的第一要义。”

在生活艰难的时候,蕊想起了库迦离开她返回中国前对她说的话:“我怀念在中国的日子,我热爱你的祖国。”她除了后悔离开中国,就只能冷笑了。

如果说蕊在巴基斯坦期间还有些许令她感到安慰的话,那就只有一天天长大的囡囡了,蕊也只有看到囡囡的时候,才感觉自己还活着。不过,囡囡虽然是她的精神源泉,但吃饭问题仍是不可避免的难题,这或许也是蕊后来对“吃”的重要性感悟颇深的重要原因吧。

蕊是幸运的,就在她疲于应付一日三餐的时候,库迦的大哥回家了,见到蕊以后,了解到蕊的经历,他对库迦很生气,对蕊很同情,在征得蕊的同意后,他买了一张飞往乌鲁木齐的机票送给蕊,并将她们母女送上了飞机,临行前,库迦的哥哥阿及兹还给了她一百美元做盘缠,这让蕊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。

阿及兹也是一名大学生,毕业于首都伊斯兰堡的一家著名大学,毕业后一直在联合国的南亚问题中心工作,是一位优秀的巴基斯坦男士。蕊望着阿及兹远去的背影,一时间百感交集,那个背影让她觉得有些熟悉,像极了她刚刚认识库迦时的模样。

蕊飞抵乌鲁木齐的机场后,走下飞机时,看着整个机场都说着和自己一样的语言,忍不住失声痛哭。当她的双脚踏在了祖国的土地上,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踏实,那一张张让她熟悉的面孔,无不让她感到亲切。

此时,库迦来到乌鲁木齐机场来接她,时隔一年多的时间,二人再次见面,令蕊感到惊讶的是,库迦再也不是在老家时的样子,回到中国的他,又变回了那个风趣幽默,眼神中闪着光芒的库迦。

库迦此时仍在深圳的酒店打工,任酒店的大堂经理,月薪四千元,看着他在酒店的大堂里,与来自五湖四海的客人神侃海吹,淋漓尽致的发挥着他风趣幽默的特点,你根本无法想象,他在老家时的暴躁、易怒和狠心。

蕊自己也承认,回国后再次见到库迦,她依然深爱着他,她没有回家,而是留在了深圳,继续和库迦一起生活,那段时间,她与库迦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日子,那是她与库迦结婚后,少有的幸福生活。

囡囡来到中国以后,生活品质得到很大的改善,她刚到中国的时候,见到什么都觉得好吃,能吃饱已经让她感到很开心,慢慢开始变得挑剔,也会像其他的孩子一样,偶尔吵着要吃糖和水果,蕊尽量满足她的所有请求,但有一点,库迦不允许蕊给囡囡吃猪肉,当他提到这点的时候,又变得狰狞了起来,他凶狠的威胁蕊,如果她敢这么做,将会按照教义惩罚她。

蕊对此并未在意,因为库迦平时对她还是很好的,工资也会按时上交,每天基本上都是中午上班,午夜回家,虽然少了一些陪伴,但蕊对这样的稳定生活已经非常满足了。

可惜好景不长,囡囡两岁的时候,库迦有一次夜不归宿,蕊也没在意,因为库迦本来就要凌晨下班,稍微耽误或者累了没回家也属于正常。但蕊发现,自从那次以后,库迦夜不归宿的次数越来越多,而且工资也不按时交给她了,只有她每次向库迦要钱的时候,库迦才极不情愿的拿出一百或者二百丢给她。

库迦收紧了经济来源,蕊再次感受到了经济压力,库迦给她的钱吃饭都成问题,根本不足以支付房租,房主三番五次地来要房租,已经超期两个多月的蕊,只能不断的向房东赔笑脸,可是人家根本不吃这一套,每次都要对蕊冷嘲热讽一番,就差没赶她出去了。

窘迫的蕊万般无奈之下,只好带着女儿来到库迦工作的酒店找他,令她没想到的是,当她来到库迦在宾馆的休息间时,却在那里看到另一个女人,库迦见到蕊和女儿,点燃一根烟,无耻的笑着,那个女人也不慌张,嚣张的对蕊说道:“我也爱库迦。”

蕊发疯了一般,扑向库迦,但她的行为只能发泄自己心中的不快,却无法挽回库迦的心,等她冷静下来,库迦冷冷地对她说:“按照老家的习俗,我可以娶四个妻子,你嫉妒什么?”说完这句话,库迦离开了。

蕊后来了解到,那个女人比她大了十岁左右,在商场打拼多年,存下了百万身家,不知道要比蕊老练多少,加上库迦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,只是为了钱,也不愿意离开她了。蕊心灰意冷,以吸烟酗酒的方式来麻醉自己,为了报复库迦,蕊每天都给女儿吃猪肉。

蕊在郊区出租屋生活的消息,传到了蕊的家人耳中,尽管蕊当年不懂事,令家人们陷入痛苦之中,但他们得知了蕊的消息后,立刻就原谅了她,最先前往寻找蕊的人,正是当年打了她一个耳光的大哥,其实,那一记耳光打在她的身上,又何尝不是打在大哥的心头啊!

当大哥在简陋的出租屋内见到自己的妹妹时,钢铁一般的男儿,立刻热泪纵横,他将面容憔悴的妹妹,一把揽入怀中,生怕她在离开一样。

新中国的成立,如同在世界的东方升起一颗明珠,璀璨耀眼。我们每一个中国人,都值得自豪,请一定要记得,无论你是天才还是普通人,无论你是出国深造还是在国内发展,我们都是中国人,只有中国才是我们真正的家,给予我们温暖,为我们遮风挡雨,是我们永远的港湾。

以前中国看世界,如今世界看中国,祖国的强大离不开人民,人民的富足温暖离不开祖国,希望每一个人都能从蕊的经历中得到感悟,千万不要走“离开祖国”这样的错路、弯路。蕊悔恨的泪水,是我们的前车之鉴,我们当引以为戒,永远爱我们的国家,爱我们的家人,拥抱幸福美好的生活!

(责编:李雨)

标签